【台湾青年看两会】谈消除“大班额”

2018年03月29日 09:24 来源: 中国台湾网-青年公社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涉台议题得到了两岸民众的广泛关注。为此,青年公社组织开展“台湾青年看两会”征稿活动,邀请各位台湾小伙伴们表达对今年两会的看法和感受。

本期投稿作者是青年公社会员考拉长不高。两会期间,“消除大班额”这一大陆教育议题引起了她的注意。对比台湾教育资源过剩的现状,她又有何感想呢?

台湾青年看两会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16日举行记者会,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期间有记者提问李克强总理曾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消除城镇大班额的现象。我想,出生在台湾的“我们这一代”人是很难切身体会到“大班额”到底是什么样的现象,台湾近年来受到少子化的影响,持续降低的生育率造成许多学校生源不足的问题,甚至大学招生还需要老师亲自出马招生,抢学生就像是做业绩一样。

畸形的社会结构反映在少子化跟人口高龄化上,学校招不到学生,为了不让失业教师增加,班级越裁越小,达到真正意义上到“全民小班制”,就连曾经以学生数量多而被广为人知的老松小学如今也要面对少子化的困境。

大班额,指的是随着城镇化与都市化的加快,人口不断从农村流入城镇,人民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与教育资源的供给之间的差距逐渐增加,造成城镇学校的压力越来越大。资源分配不均与过多的学生对比着日渐凋零与逐渐丧失劳动力的农村,促使政府着手进行改革。

在台湾念书时最大的感受是师资充足,一个班的学生人数最多不超过40个,我经历过最大的班级也仅仅是在高中,当时考上学校的医学保证班,人数高达48个。但是来到我弟弟妹妹这一代,班级人数要超越35人都算奇迹,于是会发生一些很神奇的现象,我目前就读小学三年级的堂弟身兼副班长、学艺股长与卫生股长,我笑着问舅妈:“他们班是没人才喔?”只能得到堂弟无奈的回答:“我们班的人很少,每个人都有‘官’当。”

或许我们太把教育资源的过剩当作理所当然,以至于来到大陆读书时,面对需要“争抢”的教育资源都不禁感到不适。与在中国政法大学交换的台湾朋友聊天,得知她们本科宿舍每天一早开门,就会有很多人直冲教学楼贴纸条占座。大陆的同学习惯了所有的资源都必须用争的争过来,过多的人口造成的压力超越我的想象。由于班级人数太庞大,想要让老师记住自己,读到更多的辅导,我身边许多同学从小就习惯了“自律”与“保持优秀”,必须让自己成为人群中最闪亮的星星,才能够被老师们记住。

他们的成熟以及我目前接触到相比起台湾同龄更加“小大人”的大陆小朋友,都让我心疼,人口与竞争带来的庞大压力,有限的资源使得许多家长让孩子早早放弃童年,加入竞争的行列中。我身边有的亲戚把孩子带来大陆读书,我们一方面希望孩子能有更高的抗压性,一方面又舍不得孩子早早丢失了自己的童心,过早地体会到适者生存的法则。或许,教育部长陈宝生提出来的方案,能够有效减缓这类的情况,增加城镇学校的设立,配合师资还有人才的输入与流通,改善农村学校的条件,这一切的用心都让我想起一句话:不要把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当做理所当然,分配到手的资源,多是经过许多“父母官”的层层把关才能真正送到每一个“个人”的手上的。

(本文作者:考拉长不高,青年公社会员)

[责任编辑:陈文韬]

银鹰计划

行政实习生

彩云天气-互联网/电子商务

私企

北京 面议 /天≥ 面议 天

营销助理

彩云天气-互联网/电子商务

私企

北京 面议 /天≥ 面议 天

欢迎分享您的实习心情、工作日志给我们!

联系我们

010-835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