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婚恋】远嫁异乡的孤独生活

2018年04月25日 09:59 来源: 中国台湾网-青年公社

  编者按:离开熟悉的家乡,嫁到外地,远嫁女的孤独没人能懂,而远嫁到台湾的万花却学着享受这种孤独,努力去适应当地的环境,努力去发现和习惯身边的一切,然后她发现住久了,再生份的异乡也会亲近起来,还要年年月月地住下去,也便是家了。

  ……

  离开故乡,远了亲人和朋友,丈夫成了触手可即的、唯一的依偎,我不再是昔日里那只喜好单飞的燕子,在每一个没有预期的日子里自由出行。城市的障眼繁华和道路的阡陌纵横还在其次,单是我那一口清澈的普通话,便自成异类,无端端地惹人口舌。但我依然是骄傲的,越是待我不尽坦然的人,我越是在内心地将他瞧不起。我的理由很正当,五千年的共同文化源头,一样的造句发声,大同小异的风俗习惯,有资格画地为牢么?

  有一日丈夫的表姐夫来我家做客,闻听我是大陆人,饶有兴趣地问我,“那么弟妹,你认识我们这里的字么?”我一下子怔在原地,半刻做声不得。出于礼貌,我淡淡地回应他说“认识”。这么浅薄的人,我实在不便于和他一般计较的是不是,但内心有话如梗在喉,不吐不快,我当晚便借题发挥,撰文一篇,以表姐夫为引锲,抨击类似的坐井观天的台湾人。我的观点很分明,就事论事,首先他的立场就大有问题,繁体字就繁体字嘛,偏要说“我们这里的字”,硬生生地堵别人的心窝子。至于无知,那倒不是他的错。

  当然,初来乍到,我并没有很多机会去掂量别人的轻重以建立自己的自信心和第二故乡意识,我更多的是通过电视节目和新闻去扩充自己的见识,见识台湾社会的精彩和纷乱。因为其大肆鼓吹自由和民主,所有的真相尽显,无一掩盖。我还非常自我地认为,就算是台当局议会里拍桌子摔椅子的口水战,总好过风平浪静下的翻云覆雨,民众总是有获知真相的基本权利。

  为了加快熟悉台湾这一方岛屿,我还坚持自己开车上路,以避免每一次融入人海便迷失方向。开头是丈夫坐在副驾驶位,他紧握手刹,随时准备避险,并且在每个岔道口,为我充当导航器,后来自己上阵,方向感也把握得更牢了。有一次,一个当地的朋友请我去真锅喝咖啡,她坐我的车,见我熟门熟路穿梭如流,惊讶极了,直呼,“比我还厉害呀。”我暗笑,故意说,“你都不知道我来多少年了。”其实,那一次,离我来台不到一年。

  因为被出入境管理处扣压了证件,我的行迹再远也远不出一个岛。于是,在初期的这些日子里,我就独自驾着我的摩托或汽车,在海峡环绕的陆上,远远近近地兜转着,刻意地疏远着人群,贴近了风景。我的朋友是一台数位相机和一台笔记本电脑,在好多好多个寂寞如山倒的日子里,完好地为我作了倾注和宣泄。直到女儿降临到我身边,我才慢慢意识到,住久了,再生份的异乡也会亲近起来,还要年年月月地住下去,也便是家了,是家就逃不出必然的欣喜和怨怼。(本文来自网友投稿,不代表青年公社观点)

[责任编辑:黄露佳]

银鹰计划

行政实习生

彩云天气-互联网/电子商务

私企

北京 面议 /天≥ 面议 天

营销助理

彩云天气-互联网/电子商务

私企

北京 面议 /天≥ 面议 天

欢迎分享您的实习心情、工作日志给我们!

联系我们

010-835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