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婚恋】我的三个台湾好朋友

2018年06月06日 16:49 来源: 中国台湾网—青年公社

编者按:朋友,往往能让陌生的城市变的温暖,让单调的生活多姿多彩。来自湖南的万小溪嫁到台湾,敞开心扉交到了许多投缘的好朋友。只要怀着一颗友善之心,真心与人相处,努力适应环境,在哪里都能过的充实丰富。

……

初来台湾的日子里,衣食住行我是百分之百仰仗先生的陪伴,这其实也是一种负累。而老乡之间的“惺惺相惜”,却无法让自己在这片岛屿上获得更多更具实际意义的交流机会。当我逐步放宽心扉,朋友也就聚拢而来。

思桦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感情最真、最纯。她是台湾辅仁大学法律系的学生,我也是法律专业的,这让我们很自然成为了朋友。

思桦富裕的家境导致她什么事都不会做,但这却并不影响我对她的好感。她心地善良,极具同情心,看到别人不幸的遭遇会暗暗流眼泪。她家的菲佣犯了错误被她妈妈责备时,思桦总会悄悄地安慰那个菲律宾小女孩。我曾经当面碰到过几次,总是很感动。因为动手能力不强社会经验又不足,每每和我说话时,她总会抬起下巴摆出一副崇拜的样子看着我,说“我是米虫我是米虫。”但是她玩起年轻人的玩意儿来却是“生猛”得不行。

譬如,飙车。

有次她载我去石门水库玩,一路上猛踩油门跟钻山豹似地在车流里不停超速换道,惊出我一身冷汗,哪里还见得到“半点米虫”的形象呢。这次我在老家呆了快半年返台,接到的第一个友人电话就是她的,听到我的声音她急忙跑到我家来,碰面就是一个大拥抱。直说,“以后不准你在大陆待那么久哦,想死我了。”我只是微笑地看着这个土生土长的大女孩,心里头荡起一阵阵暖流。我向她承诺,等她毕业后带她去大陆游玩。

妤甄比我大两岁,看起来却还像个大学生,清秀好看。我们第一次交换年龄秘密的时候两个人都惊呼了一声。她也是佛教徒,在彰化的讲堂里我们认识。然后两人好似有默契,一个月后她不知从哪里找来我的电话号码邀请我去她家里,俨然老朋友一般的亲切语气。于是在一个周末我便搭乘火车去了,这次去不但尝遍了台中特色小吃,还极其荣幸地参加了当地举办的小朋友夏令营活动,让我大开眼界也大受感动。

妤甄还特意委托举办方邀我作为嘉宾上台做了发言,看着领队们真诚的表情和孩子们热烈的欢呼,我感慨得差点说不下去。我真的觉得,绝大多数台湾人是真的很友善也很有修养,并不像外界所流传的那样,如何看不起大陆人。

俞姐的年龄则稍微大一些,已经是两个高中生的妈了。如果不是因为她,我都不会相信,在如今这样物欲横流的社会,竟有如此热心肠的人。那是在我去监理站考摩托车驾照的时候,轮到我办手续时却发现自己没带钱包,而楼下的路考已经开始。我尴尬又紧张,只能听由那个办事员用冷漠的眼光把我扫到队列外去。

这时,一个陌生的女人从旁边的休息椅上站起来,对我说,“小姐,我借给你。”我当时愣住了,那个办事员也楞了。然后她继续说,“一千块(新台币)应该够了,你赶紧下去考,完了去吃点东西。”我接过她递来的钱,好久才说,“那请你留个地址和电话给我?”她点点头,从包里取出一张名片给我,叫我别啰嗦,快下去路考。半个小时后我重新跑到楼上来,那女人已经不见了。

之后我出去了半个月,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给她打电话。拨通后自我介绍,那边却很茫然。我不由分说地约了咖啡馆,叫她务必赏脸。

喝咖啡的时候俞姐说,人人都有为难的时候,帮帮忙也是应该的。然后一直感叹:“你真是一个有信誉的人,跟我学做生意吧,一定会很成功的。”

写下这文,无意说明我多么会交朋友。大陆配偶们赴台,首先要排除自己心里的芥蒂,相信友善在哪里都是社会主流,再树立起自己人格的自尊和自信心,日子当然就会如同鱼在水中一般,安然自在。试想,如果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又岂能要求别人看得起你呢。(本文来自网友投稿,不代表青年公社观点)

[责任编辑:赵燕]

银鹰计划

行政实习生

彩云天气-互联网/电子商务

私企

北京 面议 /天≥ 面议 天

营销助理

彩云天气-互联网/电子商务

私企

北京 面议 /天≥ 面议 天

欢迎分享您的实习心情、工作日志给我们!

联系我们

010-835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