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公社-求学

台生在大陆│徐尚方:我从不梦想安逸,就算前方黄沙滚滚

2017年01月12日 13:32:48

  作者简介:徐上方,毕业于成功大学,现为北京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生。

  

  徐上方

  勇敢选择意外之旅,因为未来是冒险

  来到清华求学是一场美丽的意外,又或许是早已注定的命运,但无论如何它都关乎着最初的一个选择,一场决定。

  我是典型台湾教育体制下培养出来的学生,从小对于老师、父母的话唯命是从。国、高中时期私立女校管教很严格,学生进出校门只能着制服,白袜需要在脚踝上3公分,每天早晨纠察队排排站检查每位学生;升旗的时候还要伸出手指,教官检查指甲有没有剪干净……这些将所有学生个别差异化降到最低的举措,使台湾学生越来越不自主,甚至丧失的独立思考的能力,只求迎合社会的期待。在上大学前,我没有对未来有过多的思考,家里长辈居多是公务员,因此我也觉得自己未来会成为一个公务员,最好是老师,因为除此之外的工作我皆无法想象它们的内容与环境。

  我的高中生涯完全可以总结成三件事,读书、吃饭、睡觉,光这三件事就足以让我忙碌得无暇思考。或者我以为我有在思考:我规划自己考上好学校、考公务员、当老师。现在,在我看来,当时的我并不真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只是误将社会期待与父母的愿望当成是自己的理想,我就像井底之蛙一样,以为自己向外望的那小小的蓝天就是宇宙的全部。

  曾经有个笑话:为什么癞蛤蟆可以被放在气派的桧木桌上,当成是赚钱的幸运星,而青蛙只能在餐桌上被人当成美味佳肴呢?原因很简单,「青蛙思想保守,不思进取,坐井观天,是负能量;而癞蛤蟆思想前卫,想吃天鹅肉,有远大目标,是正能量。」所以长得丑、天生条件不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尽己所能以达成目标。

  这样的想法是在我大学四年大量接触了人、事、物后,才真正明白的。安稳的生活不归我所求,世界这么大,我应趁年轻多看一看、闯一闯;于是,我拎起行囊,离开温暖的家,只身来到拥挤的北京,绝对是我当年想象不到的事。

      成大是我「梦想的摇篮」,清华则是我的「天堂路」

  上大学前,我不太懂要怎么读大学、大学该学什么?「现在用功读书,上了大学就好玩了」、「好大学才有好未来」等虚无缥缈,甚至现在看来毫无价值、逻辑的话语,就是高中老师用来引诱我们用功读书的。所以一考上大学,我立刻就像是被解禁的囚犯一样,对于自由,欢天喜地。直至大三上学期,成大新闻中心甄选第一届「学生主播」,我进了团队。从此以后,我的视野与想法有了极大的转变。

  借着学生主播的培训,学校安排电视台参访,与记者、主播们对话,我们还要学会负责采访、录制节目、宣传团队。与不同领域同学合作的当下,我看见他们的创意,也感受到自身学识的狭隘与局限。我这井底之蛙的墙被凿开了,光从四面八方照进来,我才看见,原来云是如此变幻万千、多彩不可测!

  我因此开始积极参与各种校内、校外的活动,逐一打破脑中僵固的想法。以前,我知道老师是个稳定的职业,有可以领薪水的寒、暑假;但,逐渐地我知道,人生的目标不应该仅求一份僵化的工作和薪水,而是有梦想支持的生涯规划。在我担任学生主播的时候,很快乐,且感受到它对我赋予的责任、意义与充实,比起我在补习班教课时有自信多了。

  然而,大学毕业近两年,我几位当初安分守己考老师的同学,现在如愿以偿过着稳定的生活。每当夜深人静时,我总会想,如果我坚持小时候当老师的志愿,现在也不会成为孤零零的「北漂」;但,若是时间重来,我应该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择吧!因为如果不出走,我就永远不知道外面世界有多大、机会有多少?假设我当了老师,相信二、三十年后的自己,一定会常感叹自己当年为何不去清华深造,说不定现在就能……。能怎么样?只有时间到了才会知道。但,最起码我尝试了,就算两年后仍回台湾当老师,未来,至少我不会后悔。

  若是以半年后的今天来看,你问我想不想回成大,我会回答你「非常想」,为的是那悠闲的蓝天白云;但若你问我后不后悔,我一定会说「一点也不」;事实上,我很高兴做了这样的决定,因为我在清华确实看到了更广阔、更远大的世界,尽管日子既辛苦又疲惫。在清华,创业是本能

  走在清华偌大的校园里,我承受到一连串的震撼。北京让我从一下飞机就成了逛大观园的刘姥姥。这里人人都有手机,也都有微信,出门不带钱包也没关系。从出门叫出租车到商店实品消费,微信钱包都能支付。如果你是个宅人,微信也可以包办你上网买各式各样的生活用品,或是你的三餐外卖。这就是领先台湾的在线支付系统,新的消费模式正在成形,消息灵通的各路电商都在互联网卡位,而这时的台湾竟然才刚刚起步。

  我还不习惯用微信支付所有商品,担心微信里绑银行卡会有被盗刷的风险,担心虚拟的买卖不靠谱;然而随着身边同学的使用频繁,加之生活上的方便,我最后抛弃了疑虑,还是使用了微信钱包。有了钱包后,还有一个特别的好处,就是在手机上收发「红包」!平时老师、同学过年过节,或有特殊活动时,他们就会在微信群里发「红包」,抢到的红包钱会直接存在微信钱包里;亦或者平时吃饭要平分饭钱,也可以从手机上发红包给付钱的人,十分方便。此外,微信还能在线充值交通卡、通话费等……。至于安全性如何解决?iPhone手机支付微信钱包时,需要指纹认证,因此总有人开玩笑说,如果哪一天手机被偷了,就要小心手指也被偷走,说不定丹.布朗小说中,眼球认证系统导致有人眼球被挖走的高科技案件,也许会在未来社会模式中上演啊!受到新生活的冲击后,往往会让人产生新的想法,就像教育学中「基模」不断适应、改变一样,有利于年轻人的眼界开拓。在这里,我看到前卫的求生技术,我也会想到台湾,如果出走的人多了,大家就会产生不一样的观念,并把这些新思考带回台湾,我相信台湾会更好。以前电影中,常有人拿把新开封就坏掉的伞,嘲笑是「Made in China」、或者认为内陆就是山寨东西多;但,现在人家摆脱了这些束缚,开始重视品牌化、创新科技、人才培养,现在的中国是一个「数字中国」,你能想象吗?

  他们搜集大量的数据,运用这些数据做各项分析,未来「大数据」还能被运用于预测人类活动、制作抗体疫苗等用途,而我们仍沉溺在于咖啡厅的小确幸之中。据郭台铭先生的说法,当一个国家的年轻人都争相在开咖啡厅,这个国家就算没有前途了。很多人批评郭台铭的「岛国理论」,然而出来之后,我发现这好似是真的。在清华,这里很多年轻人想创业,他们不想开咖啡厅,而是做了很多与众不同的颠覆性创新。在这里需要不断的头脑风暴,才不会被别人超越。我有个朋友,他想做的是「无人机驾训班」,因为今年1月开始中国立法,驾驶无人机需要驾照,而他要做的是将无人机运用在快递、新闻拍摄、电影拍摄、农业等各方面的训练。他一个人就连系好中国最大的无人机生产公司提供机器,他负责培训内容、找好北京最近的合法试飞场地,并把整份商业企划书投递到清华的创业平台「x-lab」找寻天使投资人。如果你有优秀的创意,机会是很丰富的,创立不满4年的x-lab在创立短短两年的时间,就有30多个学生团队获得融资,总金额超过1.5亿元,在x-lab里进驻的厂商有建设银行、法国电力、IBM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平时也邀请彼得.蒂尔(Peter Thiel)等全球知名企业家作为讲师开设创业课程。此外,我也曾和美术学院的学生参加了一个为期一周的创业计划,开设私人订制首饰的工作坊,由美国帕森斯设计学院院长Simon Collins亲自指导并给予意见;中国的一间高校,竟是如此的培养人才,这种规模还能说中国闭塞不前吗? 真正的学霸不是书呆子,他们对未来的规划已是10年之外

  刚进新闻与传播所,我连老师上课说什么都听不懂。我还记得,我的第一堂课是广播电视制作,第一堂课老师就要求大家到街上去拍「路人甲」,我们被要求在短短一分半钟的时间内,完整呈现一个情节,这对我而言十分困难,我既没有独自扛过摄影机,剪辑也是一窍不通,一周的时间,上哪儿找题材?我一点概念也没有。恰巧,我在校门口遇到一对正在结婚的新人,征得同意就拍摄了他们,然后回来胡乱剪成杂乱无章的影片。

  第二堂课老师让每位同学现场播作品,然后点评,很多人的水平都可以放到电视台去做片头了。这是我第一个震撼弹,没有人会敷衍做作业;事实上,同学们对于每一次的作业都会用严密的逻辑、最严谨的态度去完成。有位同学曾说过:「我不会把作业当作作业,而是一份工作,这样未来做工作的时候才会做得好。」

  来到清华,就像站上了一个特大型的舞台,每个人都尽力表演,深怕被遗忘在镜头之外。这里的学生有很多机会,学习的机会、创业的机会、大公司实习就职的机会;舞台上的人,都要自己积极抓取这些机会,当你累得想停下来时,看看身旁努力的人,你就会明白,不前进就是一种后退;等你回过头来,前方的人已经连影儿都不见了。好多同学从一年级就开始实习甚至规划创业,他们跟着学院的老师到处拜访大公司,学习他们的经营,深化创业思考。由于现在新媒体兴盛,很多同学已经有了自己经营的热门的公众号,拥有数以万计的粉丝,他们的广告赞助收入可观;也有人开设自己的小型电影公司,专门接案子,旗下也有数名员工。这些人都是与我同年龄的同窗,他们在大学时就已有了自己的生涯规划,到了研究所,便可与老师共享资源开创自己的平台,这是与我在台湾受教时之最大相异处。

  来到大陆,我认识很多「完美」的学生。家境富裕、人长得漂亮、外语好、有才华、社交高明,集所有光环于一身;但是他们还是认真、专注学习、参与实习,争取所有机会。这些人也不是书呆子,你会讶异他们晚上还能参加Party,不错过任何节日和生日,我都怀疑他们怎么那么有活力呢?

  明白自己的追求,发掘不一样的自我

  有些台湾同学问我,在清华这种高压的环境待久了,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废」?我回答:事实上,每一个人的追求不同。这里有些人,他们定义他们自己的成功、追求某种境地的生活,对于我而言,那是他们自己明确的人生规划,而我来到这里,是感受了不一样的学习环境,激发我不同的潜能;我也有我自己一套对于人、生命的追求,来这里不是要逼我自己跟他们一样拚命,而是在多方环境的体验下,更懂得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是而已。我比在成大时更认识自己、有对于外来更明确的目标,我觉得这样就不枉此行了。

  前一阵子看到一篇文章,主旨提出了一个疑问:出走真的有比较好、比较快乐吗?我的回答绝对是No!来到中国的一年,我并没有比在台湾活得快乐、舒服;实际上,即使大家都讲中文,文化的差异仍不会让你忘记正身处异地。但是出走让你有的是更多的选择,让你知道该怎么选择。以前在成大,我们讨论的是台湾的薪水如何的低,一味觉得大陆发展机会多,媒体也不断报导;然而你到底适不适合这里?还是得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之后才能知道。

  我有位成大的同学,毕业后,当了某外商集团的储备干部,跟他同一批进公司的新人都一起到了东莞,一年后留下来的只剩我的同学;其余的人,部分还是回台湾,有的当工程师,有的找其他工作。大陆高压的气氛并不一定适合每个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来到大陆一年后,我大幅地拓展了视野;强大的文化冲击,提升了我适应环境的能力;也让我对于未来生活的选择更加清晰、明确。总的来说,出去走走并没有好或不好,但是它能快速地让一个人成长,发掘不一样的自我!在我们20几岁的黄金年龄,不该习于安逸的退休生活,找到每个人的自觉,才能让生命更丰富、多彩!

  注:以上文章为作者授权,全文刊于《天下独立评论》,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4500utm_source=Facebook&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Daily

[责任编辑:张艺]

求学资讯

精彩视频

求学故事

2016两岸大学生汉字书法艺术交流夏令营活动

台生圈

  • QQ图片20161118141858.jpg
  • QQ图片20161125094524.jpg
  • 3.jpg
  • read_image.jpg
  • read_image.jpg

可以将您的随笔,经验,求学故事分享到青年公社!

联系我们

010-835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