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公社-求学

与琼瑶聊死亡与爱情,是种怎样的体验?

2017年03月21日 09:32:20 环球网

  

    琼瑶近年来很少公开露面,图为2007年她在台北出席《又见一帘幽梦》发布会。  

  她说:“爱情如果不够,婚姻就是一张纸,随时可以撕掉”。

  “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不知不觉,那个曾在书中无数次展现爱情甜蜜与痛苦的琼瑶阿姨,已步入79岁高龄。

  日前她发表致儿子和儿媳的公开信《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预约“尊严死”“安乐死”,并叮嘱晚辈“珍惜生命,尊重死亡”,这些都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现实中的她——坚忍而有力量。16日,琼瑶接受环环(ID:huanqiu-com) 专访,畅谈她眼中的死亡与爱情。  

  “不舍,是每个活着的人都会面对的”

  环球时报:公开信发出后您收到什么反响?

  琼瑶:发表公开信后,因为流量突然增加,脸谱网还把它封了。不过上面的留言,几乎清一色都是赞同的。大家可以了解,安乐死的实际状况并不可怕,人该走的时候就走,不要强留。当然,如果大家觉得我的提倡不好,尽管不理我。

  环球时报:您的公开信将死亡期待为美好告别,您从什么时候开始考虑死亡这个问题?

  琼瑶:我对死亡认识得很早。6岁时我父母在战争中带着我逃亡,一路看到了多少死亡的情景!后来我两个弟弟丢了,父母在很伤心的情况下带着我跳河自杀——这是我第一次面对死亡。至于安乐死的观念,大概10年前就有了。

  人不能选择生,也不能选择死,我认为这很悲哀。人生是很艰苦的旅程,对任何人都是。你们可能认为我很风光,其实不然——我困苦的一面,如何在充满负能量的环境里维持正能量,那是属于我的挣扎。活到今天,我已看透生死。身边许多和我同龄的人,有的老了,有的走了,有的重病,有的失智。我也看到很多病人因家属不舍只能卧床,有的在医院一躺七八年,甚至十年。

  台湾人现在越来越长寿。我这篇公开信发表后,有人贴了一张表说台湾人的长寿其实是虚假长寿,因为很多“卧床老人”也被算作长寿人口。我觉得死并不悲哀,是必经之路。我这篇文章是针对老年人和得了不治之症的人说的,并不是鼓励健康时选择安乐死。

  环球时报:您如何定义“尊严死”?

  琼瑶:“尊严死”的条件在“台湾”法律里已经规定得很清楚。我自己的定义是:医生已经告诉你得的是不治之症,即使治疗,也只能拖延生命。在我看来,拖延的生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很多治疗很残忍,例如化疗。人一定要在活着时有喜怒哀乐,有思想,能跟人沟通;要能爱,能被爱。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是“能笑”——能快乐,生命对你才有意义。如果既没有生命的尊严,也没有生命的品质,就是躺在床上的一个躯壳,所有的只是呼吸和心跳。

  环球时报:安乐死在世界上已有立法先例,但在海峡两岸推动较难。您觉得这跟中国人的传统生死观有关吗?

  琼瑶:当然。中国传统的生死观认为,儿女要拼到最后一分钟。当然,不舍是每个活着的人都会面对的,但最后逃得掉这一关吗?一定逃不掉。我常常问,为什么让人在死亡前还要经过老化这一阶段?这个阶段痛苦而漫长,为什么不让我们人类都维持二三十岁的健康躯壳和容貌?人到了一定年龄就一睡不起,不是很好吗?

  50岁感觉自己最幸福

  环球时报:从出生到死亡,您眼中的幸福一生应是什么样?

  琼瑶:我认为从出生到死亡一路都幸福的人是没有的——某个阶段可能有幸福感,但是某个阶段又可能是很痛苦的。对我来说,到目前为止感到最幸福的阶段在50岁左右。那时我和先生(丈夫平鑫涛)都很健康,可以常常去旅行;孩子长大了,不需要我经常担心这个担心那个,而且两个孙女也抱到了,这是我很大的喜悦。

  环球时报:哪个人的死亡包括作品中人物的死亡,令您最受触动?

  琼瑶:我给你讲个故事:台湾有一位知名经济学家一直住在美国,他和太太的感情好得不得了,几乎密不可分。晚年他得了不治的癌症,有一天夫妻两人开车到了山明水秀的地方,一起走了。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我觉得这就是我所羡慕的“很浪漫的死亡”。他们选择的这条路,在我的想法里是很美的。当然我并不鼓励大家这么做,可是如果真正恩爱到那种地步,该怎么办?这是人生的一个难题。我常常想“天长地久有多久”,应该就是到有一方爱不动时,就为止了。

  环球时报:能否分享一下您的生活之道,又是如何排解负面情绪的呢?

  琼瑶:我觉得我的一生非常艰苦,但我很低调,不会把我自己的生活讲出来跟人分享。我的小说里常常有一句话:“当动物受伤,它会躲在没有人干扰的角落里舔自己的伤口”。我就是这样的动物,如果伤口痊愈,我就能渡过这一关;如果它溃烂,我毕竟不是动物,会去找医生。我曾经有一年多时间走不出来,后来找了医生。

  平时一定要运动,像我现在每天走路一小时;一天喝八杯水,帮助代谢身体里的毒素;吃得越清淡越好,少吃外食和垃圾食品。还有就是保持轻松快乐的心情,但是因为常常受到外力破坏,这点最难做到。

  环球时报:有研究说“写作是长寿的一大法宝”,您是否有同感?最近有何新作品?

  琼瑶:写作最大的好处是用手又用脑,同时还是情绪的发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失智。好比我写完这一封给儿子和媳妇的公开信后,就觉得自己轻松许多,因为知道他们不会把我弄成“卧床老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至于新作,我现在最关心的是跟孙女合作的《喵星人》,写一只猫的故事。

  “平先生,我爱他”

  环球时报:您认为幸福婚姻应包括哪些要素?

  琼瑶:婚姻是个漫长的旅程,如果不经营,两个人要最后能做到“相看两不厌”很难。婚姻是两个生长在不同环境下的人的结合,是两个家庭的融合,婆媳矛盾等各种因素都可能造成婚姻不幸。所以,婚姻要有很坚固的爱情作为基础,爱情如果不够,婚姻就是一张纸,随时可以撕掉,何况现在离婚那么容易。结婚几十年维持到老还能承认“我爱他”,那是不容易的。我再讲一句:我到现在还可以对平先生讲“我爱他”,而且我相信他也一直是爱我的。

  环球时报:您笔下的爱情被定位为纯爱。在现代快节奏的生活中,“琼瑶式爱情”的意义在哪?

  琼瑶:我的爱情观只代表我个人——我把它写成书,有共鸣的人和我心灵相通;如果觉得我的书不食人间烟火,他根本不会成为我的读者,大概看了第一本就丢到垃圾桶了。所以对我来讲,这不是问题。

[责任编辑:赵燕]

求学资讯

精彩视频

求学故事

2016两岸大学生汉字书法艺术交流夏令营活动

台生圈

  • QQ图片20161118141858.jpg
  • QQ图片20161125094524.jpg
  • 3.jpg
  • read_image.jpg
  • read_image.jpg

可以将您的随笔,经验,求学故事分享到青年公社!

联系我们

010-835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