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随感]我眼中的大陆“六绝”

2017年07月26日 10:31 来源: 中国高校网

  从台湾来到大陆求学也有两、三年了,这些日子以来,用我师兄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到北京生活就好象在当兵”,每天要面对的,就是紧张又富挑战性的生活。对人陆的许多城市都有或深或浅的感情,但是感情最深的当属北京。

  长安街上认国旗   

因为北京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说一句比较实在的话,北京的城市建设虽然没有台湾完善,但北京会让你觉得你到了一个庄严又活泼的政治中心。另外,我发现,北京还具备一个特点——容易塞车,更证明了他作为一个首都的必要条件。综观世界各大首都,每一个城市或多或少都会塞车。当然,这不是唯一的特征,在这里与台湾比较不一样的就是,到了长安街去的时候,经常会发现五星红旗与一些其它国家的国旗放在一起,这代表着常常有许多外国的元首访问中国,这是在台湾比较少见的,就算见到了,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国家的旗子。

  台湾“异类”处处见

  我们在北京求学的台湾学生,当初之所以会选择到大陆来,我相信绝大部分的学生是对这里的生活充满着新鲜感,由于文化、语言的相同,所以交流起来就比较的容易。虽然如此,许多客观的社会与人文环境,还是让我们倍感新鲜。若是你问到在北京求学的台湾学生关于“你在北京求学的感受是什么?”这样的一个问题,那他首先可能会告诉你,“这里的同学很用功 !” 我想这也是许多台湾学生共有的心声,也许是跟客观的环境——娱乐场所比较少有一点关系吧!这里的同学整天复习功课,相当富有“敬业精神”。但是在台湾的大学生当中,整天念书的人会被当成“异类”,因为台湾的大学活动多得要命,一个学期下来,如果没有同学们之间彼此在考场上“同舟共济”的精神,恐怕,就要参加转学考了,所以,在这里我们会不知不觉跟着认真学习起来,这真是个不一样的感受。

  北方人真讲究

  还有一种至深感受就是北方的天气,我觉得,南方人到了北方是一种考验,甚至我有一种锻炼的感觉。因为在北方人眼里,南方人似乎相当耐冷,就我求学的政法大学来说,还真是这样。因为这里的供暖相当充足,所以许多台湾学生到了 12 月底的时候还穿短袖短裤在自己的卧室周围跑来跑去,令来自北方的同学们佩服不已。但是,有许多来自台湾的前辈说,到了北方第一件事就是学会穿衣服,这里的意思不是学打扮,而是知道什么时候该穿什么衣服,所以,直到今年,我才慢慢的学会如何保暖。长辈还说,到了北方,你会感觉一年比一年冷,御寒的方法是多学学人家吃点羊肉,所以在台湾坚决不碰羊肉的我,到了北京,也改变了饮食习惯。关于穿着和饮食,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南方人要讲究,但我觉得,北方人比南方人要讲究得多了。

  烟酒的地方趣名

  大陆的地方相当大,作为一个学生干部的我,有时候常常会去各地方访问和办事,光是从北京的北城到南城,就要半个多钟头,而且还是乘地铁,而在台湾, 10 多公里以上的地方就已经很远了。我还曾经去过 10 几个省份,见到大陆各省不同的风俗民情,直到亲自去几个地方看一看才发现,这里的许多民族,在他们生存的居住地,都保有自己民族生活方式,而且对于这些地方,国家对他们自治的政策相当宽松,保有自己的语言、文字,亲眼所见,才知道这里各民族和睦共处,博大精深啊! 到各地去走走,也许细心的人会发现,这里各省市都有自己的烟、酒,每到一个地方去旅游,当地餐馆都会将他们当地的啤酒或者白酒摆在相当明显的位置,而且因为是产地的关系,价格还相当便宜。当地政府会根据自身的特色将他们的烟酒,取上一个相当美妙的名字,比如湖南的“酒鬼”,山东的“孔府”,好多名字来自明、清时期的传说,使大家在旅游之际,倍感趣味。

  烈酒醉英雄

  说到喝酒,在北京我听到一个土笑话: 3 个国家的人要比较他们国家的酒谁比较烈,找来了 3 只老鼠,分别给他们喝了俄罗斯的伏特加、法国的白兰地、中国的二锅头。喝了伏特加的老鼠,跳起了俄罗斯民族舞蹈;喝了白兰地的那只高唱法国的情歌;两个国家的人都很得意,轮到喝二锅头的老鼠时,大家却找不到他的踪影而嘲笑二锅头,正在此时,老鼠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把大刀,大喊:猫呢?猫在哪里?给我出来! 可见二锅头真的很烈,大陆的同学们,个个都很能喝,我也是到了北京之后才开始学会喝白酒、吃羊肉,因为这样,才能使自己适应这个寒冷的北国。有时候同学们聚会,最先倒下的,都是台湾“莱鸟”。只有一些来晚一些的师兄们,或许还能抵挡一阵子,但是,师兄们说,在这里交朋友首先要学会喝酒。因为一些正式场合,大家不免小酌一番,不会喝酒的人,确实让场面尴尬不少。正如我的伟振师兄说的,学法律的人,要有一颗赤胆、五瓶啤酒。正所谓:有书、有剑、有肝胆,亦狂、亦侠、亦温文。正是感动了我们这些学法律的台生。

  爱江山更爱美人

  在这里生活的台生们还有一个相当有趣的问题——“谈对象”。在这里谈对象的台湾学生大家不免都有一种共同的感觉,五个字:男人真命苦!听说毛主席说过一句话:女人撑起半边天。好家伙!这半边天可让在南方使惯了“大男子主义”的台湾学生们倍感吃不消。 谈过对象的台生们普遍认为北方的男人相当温柔,虽然在外面威风八面,但是回到家中还是必须乖乖的伺候老婆,稍有不慎,便会惨遭“满清十大酷刑”。而且,北方的女生比较坚强、不依赖,我想这正是吸引台湾男同学的地方。对于事事可以自理、自信生活的北方女性,男同学们都趋之若鹜,而吸引台湾女同学的,也正是北方男士的款款柔情。所以台湾学生当中,也有不少的女同学与这里的男同学谈对象。而且,这里的男生高大潇洒,女生苗条轻盈,正是吸引不少台湾学生谈对象的重要前提。 说到谈对象,有一个让我觉得有趣的案例:就拿我在北大学习的朋友来说,交了一个女朋友,是东北人。据我朋友讲,他女朋友常说她自己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要去感化他这个来自“匪区”的“蒋匪”,可是,每次我去找他们的时候,闲谈之间,听到他女友脱口而出的软绵绵的“台湾普通话”时,不免为她的“感化事业”感到忧心忡忡啊! 说了这么多,看看自己所写的,不免莞尔一笑。我发现,我们这些在这里生活的台生,大家回首走来的路,不免发现自己的足印相当深。我相信这些学生,都是很用心、很用感情在这里生活的。生活久了,对这里的认识与感受都会加深,我也相信有许多台湾学生来到这里生活一阵子之后都会爱上这里,因为这里要学的东西太多了,要适应的事物也太多了,岂是一朝一夕能为之?

  在此生活,不只是物理变化,我相信还会是一个化学变化。今年,我即将毕业,在出国念书与留下来考研的选择中,我必须作出决定,尽管英国伦敦大学已经寄来了录取通知书,但我还是选择在这里考研、继续考北大的经济法硕士。一些朋友就不能理解,问我为什么会这么看好这片土地?竟让我而放弃到国外深造的机会?有些刚来大陆的同学或朋友或许会感到茫然,地方太大,到底能不能真正地融入这个大中国的生活圈,会不会在这个历史潮流之中被牺牲掉?

  一直问自己,拿青春作赌注,值得吗?我想,正如伟振师兄与我共勉的一首诗可以与大家分享或可答疑:

  千里黄云白日曛 北风吹雁雪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 林承铎

[责任编辑:张艺]

求学资讯

精彩视频

求学故事

台生圈

可以将您的随笔,经验,求学故事分享到青年公社!

联系我们

010-835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