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来自远方父亲的信--儿子到北京读研究所

2011年11月10日 20:52 来源: 中国高校网

  「什么,你要到北京念研究所,我有没有听错?」当我把我的儿子要到大陆读研究所的消息告诉我时,这是我第一个直觉反应。包括五十年的日据时代及近六十年的敌对状态,台湾人对到大陆求学的概念一直是一片空白;尤其是在目前的敌对状态,几乎免不了会有政治话题的联想。撇开政治话题,在我的印象中会到大陆求学的人士大概是:学中医的、台商子弟或是在台湾没有办法进入好的系所。由于中医发源于中国,且学医的一般都是优秀的人,因此第一类的人基本上我会采取认同的态度。而第二类的人士则是因台商在大陆人数日益增加,台商在大陆为解决子女受教育的问题在台商聚集的地方设立学校,而当完成某一阶段的教育之后,必须进入当地的大学或研究所就读,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除开上述两类的人士外,即属第三类;这类人士通常是因台湾入学测验,好的学校系所录取率甚低,在屡试不中的情形下,转进大陆,因此对这类人士我并未给予正面的评价。我的儿子的状况并非属于第一类或第二类,对于他给我的消息是相当地震撼。

  我曾在十五年前到过北京旅行,对当地并没有多大的好感,试图以此说服他不要前往,然而并未成功,只能在他上飞机临行时为他祝福。   

  在我儿子走后,我试着去接受某些事实,在我身边接触到的大陆朋友中,他们几乎都是来自北京的大学,例如清华大学、交通大学、北京大学或是北京协和医学院等,他们不断的跟我说大陆的学校好的不少及介绍他们的特色,例如我儿子前往的学校在大陆就是属于第一流的学校,当然学校可能因为历史较为悠久,校舍不够用的情况下,某些硬体建设会较差,但基本上学校治学的校风和学生的素质是相当的优秀。而且大陆考大学的录取方式所造成的录取率低下程度,较台湾有过之而无不及,学校不会因政治理由,录取素质差的学生来砸自己招牌;因此我儿子必是相当的优秀。他们劝我拋开政治情节来肯定我儿子的入学。我很感谢他们的这些一手资料;由于他们都是非常的优秀,我逐渐接受我儿子能进入大陆的研究所,是因为他本身的优秀,而不是因为政治理由。   

  由于在临行前,我曾企图劝阻他不要前往,因此父子之间亲情造成了某种程度的伤害,他并不将在大陆的情形告诉我们,反而告诉另一位亲戚,我们从那位亲戚中得知他在大陆求学及生活的状况;果然他们学校学生求学认真的程度确实是超过台湾的学生,而我们仍然担忧他在校的生活起居。碰巧这位亲戚有位来自北京的朋友,他的母亲仍然在北京,于是我们就拜托他请他母亲代为照顾我的儿子在当地生活的需要,我们很高兴这位奶奶非常的愿意做这件事,而我儿子也很喜欢跟这位奶奶相处,因此他在北京有些生活上的不便就大致获得解决,而也能获得某些亲情的补偿。 ( 如欲转载请与中国台湾网及作者联系 )

  我们并不是很富有,因此不能让我儿子一次就带一大笔钱前往,很幸运的是,他在大学时就靠自己的努力积蓄了一些钱,因此开始时他先靠这些钱来维持,而在我们方便时,或多或少的托朋友带了一些钱给他,他总算完成了他的学位。  

  求学过程的辛苦,取的学位时的兴奋,只有他自己能了解;然而他却分享了一些我们前所未见的事情。由于在大陆求学,他反倒有机会到各地去游历,他曾告诉我们他搭湘贵黔铁路从北京到云南的昆明,到过成都游历,到过哈尔滨看冰雕。在我的感觉中这些游历是助长他人生阅历的一个部分,正是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而他能到大陆求学更是行万里路的第一步。(旧金山/猫头鹰)

[责任编辑:张艺]

求学资讯

精彩视频

求学故事

台生圈

可以将您的随笔,经验,求学故事分享到青年公社!

联系我们

010-83570815